主題: 他控告騰訊,卻只想再回騰訊上班

  • 胡順宗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489
  • 回復:0
  • 發表于:2020/1/14 13:46:32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云夢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
被裁員工的控訴信在朋友圈刷屏,網易立即發聲明誠懇認錯、推進處理——見識到輿論的威力后,前騰訊員工蓋茨決定依葫蘆畫瓢。


此時的蓋茨,已經被騰訊裁員9個月,期間一直沒找工作,從3月底申請勞動仲裁走到如今的法院二審,他鐵了心要和騰訊剛到底。


除了打官司,他想過不少方法獲取輿論支持。他沒考慮用公眾號,說自己很佩服張小龍的人品,但“怕寫了發不出來”。8月份一審開庭前,他在脈脈上試過水,但結果和他設想的不一樣,他控訴騰訊,反而被網友吐槽是老白兔。


1月9日的二審開庭前,蓋茨轉戰微博,新號“澳洲蓋茨”在2019年12月27日注冊,4天時間就有了效果,轉發過百,評論區不乏“狗日的騰訊”這種頗具歷史典故的應和。

 


在蓋茨的描述中,他中年被裁,長期加班導致嚴重抑郁,健康透支且身患重病……


這些打在社畜網友七寸上的控訴,很快得到輿論關注,騰訊方面迅速做出回應。


1月2日,騰訊發表聲明,指出蓋茨嚴重違反勞動紀律和規章制度,無故缺勤和曠工,在崗時段、實際工作成果還是其他相關行為表現,都不匹配對應崗位要求,勞動仲裁和南山一審法院都支持解除勞動關系。


換言之,蓋茨被裁員是咎由自取。


“騰訊的回應就是放屁!”蓋茨一口咬定,“騰訊在仲裁委有人,騰訊一審勝訴是因為南山法院和騰訊的關系不一般!


8月底一審結果出來后,他第一時間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二審。


蓋茨相信二審自己就能翻身,理由是二審是合議制度,“騰訊的手伸不了那么長!比绻䦟徳俨恍,就去廣東省高院,他堅信自己一定會贏。


還沒強硬兩天,蓋茨就感到害怕。4日中午有自稱社區派出所的人打電話給他,了解微博維權的事情,蓋茨心里開始發慌。第二天有兩個穿著“巡防”制服的人上門,蓋茨趕緊打110報警,懷疑有人冒充派出所民警。


后來經過核實,兩位“巡防”真是社區派出所工作人員,只是過來好心提醒他,“不要用過激言論維權,免得被有心人設計! 



蓋茨離開騰訊那天是2019年3月28日。


下午2點半,陽光照射進科興科學園C棟15層,暖洋洋的感覺舒服得讓人想打盹,但蓋茨有點焦慮。HR通知他去16樓開會。


走進辦公室,他看到,兩位反舞弊的兩位同事坐在里面,另一邊是他認為一直在“打壓”自己的上司,兩位HR坐在對面。蓋茨覺得,這有種圍堵自己的架勢。


HR通知蓋茨:騰訊解除和他的勞動關系,支付N+1的賠償,企業微信、郵箱、內網賬號、門禁卡全部回收。HR提醒他盡快回工位收拾東西,并表示公司也可以幫他打包寄回家。


蓋茨認為被騰訊解雇是因為他曾向高層反映問題,遭到打擊報復。但HR質疑蓋茨拿不出有效證據,無法用事實證實說法。騰訊和他解除勞動合同的原因,是他工作低績效,長期態度散漫,存在缺勤及曠工等表現。


蓋茨不敢在公司鬧,此時十幾位保安的出現已經嚇住了他。兩軍對峙,蓋茨只有一人,且身高不到170,氣勢上輸了一大截。他還聽說騰訊的保安都是退伍軍人,“好漢不吃眼前虧”。


從16層的會議室出來,蓋茨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:怎么辦?我沒錢了。


他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怎么辦。后面一直有一群保安跟著,跟著他一起去15層的工位收拾東西。


再次走回到長走廊,蓋茨的腳步已經沉重,他想到求援,跑到15層的陽臺,給遠在北京的律師朋友打電話。對方告訴他,“只要不簽字,搬東西沒事! 


解雇來得著急,蓋茨辦公桌上的鍵盤、鼠標、顯示器,以及陽臺上擺放著的計算機軟件方面的研發類書籍,都簡單用袋子打包,總共收拾出十幾袋。


與此同時,蓋茨心里升騰出一股強烈的屈辱感。不僅在于十幾個保安圍著他,還包括騰訊是完全開放式辦公區,部門100多位同事在圍觀他被掃地出門。


從15層到地下停車場,兩位HR跟著他,5位保安幫他拎行李,直到東西全部放到蓋茨的車上。此時已經是下午5點半,平時這個時候,蓋茨都會下樓去食堂吃飯,或者去地下一層,那里有一條美食街,美食應有盡有。蓋茨習慣了吃完飯繞著大樓溜達一圈,消消食,放松后再上樓繼續工作。


公司附近的休閑區


對著保安們,蓋茨控制不住情緒開始咆哮:你們還跟著我干嘛,是想要我報警么?


說完這句話,蓋茨轉身就跑。他不知道該跑去哪里,只是單純的想跑。跑了幾分鐘之后,看到后面沒人追來,他才放心,在園區漫無目的地閑逛。映入眼簾的建行、工商等銀行顯得分外刺眼,“工作沒了,房子、車子的貸款該怎么還?” 


他沒有胃口吃飯,也不記得自己走了多久,等到天色完全變黑,出來覓食的程序員們一個個進了大樓繼續工作。他重新去地下停車場把車開到一層,打算回家。又忍不住下車,回15層再看看。


因為沒有了門禁卡,蓋茨只能站在玻璃門外。他發現保安一看見他來,就悄悄拿起了對講機。 



3月29日下午2點,被裁員的第二天,蓋茨就去了深圳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,申請勞動仲裁。


仲裁的訴求和大多數人都不太一樣,他不要賠償,想用法律手段打贏官司,讓騰訊和他繼續履行勞動合同。他相信自己一定能贏,回騰訊是遲早的事情。甚至在一審結果出來前,他都盼著公司能和他和解。


他無所謂自己重回騰訊上班的處境可能會尷尬,“他惡心我,我就惡心他!北M管他清楚,自己惡心不了騰訊多久,他的勞動合同在2021年就會結束。


這項訴求也讓蓋茨用未來9個月的時間孤注一擲挑釁騰訊,演變成了一場荒誕的大型行為藝術。他堅信自己必贏,結果卻輸了兩次。


5月31日勞動仲裁出結果當天,深圳發布藍色雷電預警,黑云壓城,大雨、響雷如約而至。下午快5點,蓋茨接到通知,提醒他仲裁已經有結果,他冒著大雨驅車趕過去,卡在6點下班前5分鐘拿到仲裁書。


他直接翻到最后一頁,上面赫然出現的六個大字:駁回原告請求!扒缣齑笈Z,真的氣瘋了!” 


站在仲裁委門口,外面是瓢潑大雨,蓋茨整個身子氣得哆嗦,過了半個小時才清醒過來,他把判決書的結果拍下來,發給北京的律師朋友,兩人決定打官司。


按照法律程序,他的初審流程是在南山區人民法院。距離他工作的科興科學園直線不到2公里。

 


騰訊方應訴,拿出證據——對準蓋茨工位的監控,判定他每天在崗時間不超過8個小時,拍攝時間是2019年2月12日——3月21日,拍攝時段是10點—18點。


“不懂法律的人都知道,你不能拿著對準工位的視頻當證據!币幌肫痱v訊用視頻當證據,蓋茨像是點燃了炸藥桶。一張圓臉漲得通紅,腫泡眼瞪起來,聲音高八度在吼,“視頻證據都是翻錄,都不能成為核心證據。我從事視頻軟件開發超過二十年,我弟弟開公司做的是天網,做了十幾年。拿監控整我,這不是扯淡么!”


結果是蓋茨一審繼續敗訴。蓋茨反思失敗的原因:在南山法院和騰訊打官司不可能贏。


直面派記者在判決書上看到,法院認為蓋茨沒有提供出有效證據,諸如出外勤、工位不固定、存在夜晚加班等主張都拿不出證據舉證,但騰訊方拿出了一系列證據鏈,包括《公證書》、監控視頻截圖及光盤、溝通錄音稿以及文字稿等,綜合考慮雙方證據的證明力有無和大小后,駁回蓋茨的全部仲裁請求。


他馬上申請二審,抱定了就算哪兒都去不了,也要和騰訊剛到底,“一定要得到判決書,撤銷勞動仲裁和一審的結果。必須要贏!” 


申請二審時,蓋茨已經失業6個月,沒有收入,沒有心思找工作,也沒有接項目賺錢,每個月固定要還3萬多的貸款,不得不向大學同學借60萬應急。


他對騰訊的怨氣與日俱增。他感覺到身體在發生變化,晚上睡不著覺,他自稱“每天最多睡兩三個小時”,經常中午11點多才醒。白天精神不振,記憶力也在退化,光在7月份就丟了兩次錢包,脾氣也變得不受控制,極度暴躁易怒。他告訴直面派,懷疑自己患了重度抑郁癥,有過想自殺的沖動。直面派記者問他抑郁癥是否確診,他表示自己并沒有去醫院看病。


10月份去香港買保險,即將42歲的他,體檢時發現身體多項指標不合格,包括甲狀腺結節,高血脂高血壓等,以至于保險也買不了,“干到這個年齡,基本就是藥渣了! 


他覺得,這一切都是騰訊的錯。


蓋茨對直面派聲稱,為了和騰訊打官司,他不惜賣房。他在老家和深圳各有一套房。老家的房子是分來的,價值180萬,深圳的房子則是他貸款買來的,背負著數百萬債務。


但蓋茨又說,70多歲的母親打電話過來勸他把深圳的房子賣了,他不愿意。工作丟了,房子也賣了,他在深圳就沒有安身立命的地方了。那么賣老家的房子?蓋茨表示,房產證還沒下來,賣不了。



在騰訊工作,一直是蓋茨的驕傲。


他不讓記者寫他的籍貫,怕老家的同學知道。


大學畢業后,蓋茨在北京工作了 13年。2012年他第一次踏足深圳,來參加騰訊的面試。


蓋茨對騰訊的第一印象是“第一”和“有錢”。2007年他第一次聽說騰訊時,騰訊已經是互聯網頭號大廠,名聲大,收入高,這是蓋茨所在的傳統互聯網行業遠遠達不到的高度。


35歲通常被認為是職場的一道坎,但蓋茨在35歲那年跳槽到騰訊,一次面試就過了。


他覺得自己很牛逼,“騰訊當時公開說要招聘行業里最厲害的,我一進去就是T3,屬于高級工程師!彼X子里迅速計算出T3的行業地位,得出簡單直觀的結論:150人的部門,除了6個管理層,高級工程師不超過10個。而2015年升職到T3.3,蓋茨更是得意:在一個100人的隊伍里面,T3.3差不多只有3個。


“根據獵頭的統計數據,這個級別崗位的年收入平均是150萬”。 他實際到手的金額打了對折,年薪和年終獎加起來不超過60萬,年終獎幾乎每年都能穩定拿到18萬左右,在同學圈子里面已然屬于佼佼者。


騰訊的光環,也讓他迅速成為同學圈子里面的“傳奇”。蓋茨是國內互聯網行業的弄潮兒一代。上世紀90年代國內互聯網行業浪潮初起時,和蓋茨同一所高中的同學們大多數選擇學醫,不少人選擇律師,蓋茨聽說一海之隔的首富比爾蓋茨學的是計算機,當機立斷選擇計算機。1999年他大學畢業,剛好碰上國內互聯網市場爆發式增長。 


之前在北京工作多年,一直從來沒有出國旅行,到騰訊后,他每年都能出國一到兩次,東南亞各國幾乎玩了個遍。在他心里,互聯網行業幾乎沒有比騰訊待遇更好的公司。


接到騰訊offer 的那一刻,蓋茨覺得自己走到了人生巔峰。他第一時間告訴了父母這個好消息,父母囑咐他好好干。即便父母兩人不懂互聯網,也沒接觸過互聯網,但兩位年邁的老人都知道,騰訊給的薪資待遇很高。


從接受面試到辦理入職手續,前后不到20天時間,他盼著能早一點進騰訊工作!叭肼毲耙惶焱砩系缴钲,第二天就趕著去辦理入職手續了”。


蓋茨之前上班的辦公樓


蓋茨在騰訊互娛QT產品部負責視頻軟件開發,剛入公司的半年,蓋茨每天晚上12點下班,周六日也不休息,一門心思想證明自己的實力。


他對自己的工作表現自信滿滿:“2012年整個騰訊互娛部門只有我能做視頻直播”、“花樣直播是我一個人開發的”、“我的業績經常都是4星”…….


崗位光鮮,收入可觀,業績不俗,對于農村孩子蓋茨來說,這就是他所能想到的成功了。


他把戶口從老家遷到深圳,過起了標準的一線城市中產生活。入職第三年,從T3升到了T3.3,和騰訊順利續簽6年合同。按照約定俗稱的升職加薪習俗,蓋茨的薪資迎來翻倍增長。他改變了租房上班的狀態,決定買房安家。


當時的深圳,房價1月漲1千,蓋茨相中的區域,位于深圳郊區靠近東莞,每平米均價已經超過6.5萬。房、車加起來,背后是將近600萬的貸款,幾乎將每月的收入蠶食殆盡,“從2015年開始就一直沒有錢周轉”。


蓋茨掂量過自己還貸的能力,覺得只要一直在騰訊, 是有機會還完的。


2015年底,一位騰訊員工在周日陪著老婆散步的時候突然倒地去世,蓋茨聽到這個消息,第一反應是震驚,然后是擔心,于是更改加班的時長,盡量在9點前走,蓋茨解釋說:“騰訊的文化是9點之前不能走,因為沒人敢走。就算完成了工作也不能提前走! 
騰訊公關人員不認可這個說法,表示騰訊沒有這種加班文化。數位騰訊程序員向直面派表示,公司沒有加班規定,程序員的下班時間會按照項目走,他們9點前走會提前在群里告知。
蓋茨覺得,騰訊以出勤時間不足8小時裁掉他的理由站不住腳,“為什么騰訊不敢拿出18點以后的視頻證據來?”


他拒絕騰訊方提出的“N+1”賠償,一定要討回一個“公道”。


對于蓋茨的單方面指控,騰訊向直面派提供了一份關于蓋茨的業績調查報道,上面顯示:從2018年底開始,蓋茨拒絕履行崗位職責,4項工作任務沒有有效產出,近4個月沒有代碼提交記錄,幾乎每周周報是同樣的文字,工作產出的數量、質量都不符合T3.3的崗位要求。且存在無視工作安排,存在遲到早退、曠工等問題。


蓋茨駁斥:那段時間被安排的工作難度和強度都高于崗位要求,他一直是“盡力完成”。


被裁這九個月,官司填滿了蓋茨的生活。在微博攢下人氣后,這塊發聲地儼然已經成為他的怨氣宣泄口,他認定騰訊在仲裁委有人,計劃在微博上曝光他。他早已打定主意,官司塵埃落定前,每天的精力除了發微博,就是看資料,研究怎么打贏。


和直面派記者對話時,他的身邊就放置著用檔案袋裝著的厚資料,隨時都能抽出一張紙質材料,證明自己說話的真實性。


他覺得勝利的號角聲距離自己已經不遠,“按照流程,2月底會徹底結案”。然而,就在1月9日的二審現場,依然是蓋茨在半個小時的庭審過程中唱獨角戲。騰訊方自始至終沒有人來和他正面對話。


直面派記者問他,你覺得自己一定會贏么?


他回答:這不是笑話么?勝算不大,我不可能這么咬牙堅持。


而官司之后的事情,他絲毫沒有考慮,“沒想過未來! 


他說,在騰訊工作7年,沒有外出參加面試,“早已經不知道外面現在是什么行情”。


(應被訪者要求,蓋茨系化名。)
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""
p3试机号今天